广东一银行高管被街头移动篮球架砸瘫索赔120万

风靡一时的阿迪达斯街头篮球挑战赛的主办方最近惹上了官司,罪魁祸首是砸中路人的移动篮球架。昨日,被砸成瘫痪的林伟峰将阿迪达斯(苏州)有限公司(简称阿迪达斯)、上海美度广告有限公司(简称美度)、上海畅达商务有限公司、省篮球协会(简称篮协)和广州市流行前线商业有限公司(简称流行前线)告上法院,要求赔偿损失120万元。此案昨日在越秀区法院开庭审理。

现年41岁的林伟峰是广东省发展银行的高管。据其诉称,2006年7月21日到23日,“2006阿迪达斯街头篮球挑战赛”在英雄广场举行。7月23日晚,他途经广场时,被篮球赛场地的篮球架砸中背部和腰脊,导致第一腰脊压缩性骨折并后脱位、脊髓损伤,双下肢截瘫、大小便失禁(后经法医鉴定,为国家二级伤残)。林伟峰受伤后,一直在广州的医院治疗,今年3月,他转院到北京治疗,至今没能出院。经医生诊断,他日后生活不能自理,同时必须借助矫形器、轮椅等残疾辅助器才能生活。为了照顾林伟峰,妻子请假一年多,还聘请了专业的护工进行护理。林伟峰的儿子今年年仅6岁,还有一个70岁的老母亲需要照顾。

昨日庭上,当法官问及当时事故现场的详情时,原被告双方均表示不是很清楚,只能参考派出所的询问笔录。

据林伟峰回忆,7月23日晚上7时多,他带着5岁的儿子到英雄广场玩。当时广场上有一些篮球比赛的设备没有拆除。他坐在一旁看儿子玩轮滑,在他侧后方大概两米处有一个移动篮球架,大约六七分钟后,那个篮球架突然倒下,正好砸中他的背部和腰脊。由于篮球架的位置是在他的后侧方,他没看见篮球架是怎样倒下的。但当时他坐的地方没有任何警示标志,也没有人要求他离开。

在场的工作人员在派出所的询问笔录称,篮球架倒下是因为垫在底下的两个水桶被搬走了。还有人说是水桶被搬走时下面有人撑着,由于撑不住,篮球架就倒了。

对此,被告方认为林伟峰未经同意就擅自进入赛场的危险区域,应该为自己的受伤承担一定的责任。

昨日庭上,原告方当庭出示了《羊城体育报》的报道、公安机关的信访函、派出所的询问笔录、阿迪达斯和美度公司的合同协议作为证据,证实5个被告方都是“2006阿迪达斯街头篮球挑战赛”的主办方。但5个被告中除了美度和畅达,其他3个被告均对其主体资格提出异议。

阿迪达斯称,比赛虽然是公司的宣传活动,但却是美度公司承办的,且双方在合同协议中约定,活动的一切责任由美度公司负责。省篮协则称,他们既不是主办方也没有参加该比赛的任何活动,不需要承担任何责任。流行前线称其仅受美度委托,代办活动的申请审批手续,不应该作为本案的被告,不需要承当责任。而美度也承认自己没有邀请过篮协和流行前线参加活动。

原告方在起诉书中提出包括医疗费、误工费、护理费、残疾赔偿金、精神损失费等11项赔偿请求,总计约120万元。关于转院北京治疗后的费用,双方争论得最激烈。

据原告称,林伟峰一直在广州的医院治疗,但今年3月,在医生的建议下,转到北京博爱医院康复中心治疗,至今仍在北京住院。从2006年7月到2007年9月,仅医疗费用就已经高达20多万元。

但被告认为,根据林伟峰在广州的医院的病历说明得知,今年3月他的伤势已经好转很多了,医生也没有明确指出其需要转院治疗,原告也没有证据证明其确实需要转院到北京治疗,故北京方面的费用不予以认可。

昨日庭上,林伟峰的妻子彭某亲自上阵,和代理律师一起坐到原告席上为丈夫讨公道。在辩论中,她几次情绪过于激动,多次打断被告阿迪达斯的代理律师的话,被法官警告。

“到目前为止,我们已经花了60多万元,要不是发生了这个事故,可能现在我们正在日本旅游。我老公辛辛苦苦读了研究生,毕业后当了银行的副经理,在人生最黄金的时候,却发生了这样的事情,多少钱都赔不起啊!我们的孩子还那么小,我们以后该怎么办啊?”庭审后,彭某在接受记者采访时显得相当无奈。

昨天的庭审尚未进入辩论阶段,法官当庭宣布原被告双方在7个工作日内提交辩论意见,可能择日再次开庭审理。 (记者 曹晶晶 实习生 方丽敏)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