奢侈品牌要玩虚的Dior中国元宇宙首展“在路上”
元宇宙游戏有哪些
元宇宙在哪里可以玩
iBox链盒推出专属限定数字头像 潮流元宇宙再启新章
海外创投丨元宇宙个人头像定制应用商「Genies」完成15亿美元C轮融资Silver Lake领投
普洱茶冲向元宇宙:清朝茶砖拍卖100万 茶饼照片NFT能拍出1000万
元宇宙鼻祖《罗布乐思》国服已悄然关闭一个月了
元宇宙游戏SPACEHERO宇宙英雄引领新风口
元宇宙概念股丝路视觉年报亮眼 但资金链状况值得注意
元宇宙板块涨126% 丝路视觉涨1618%居首

最近很火的元宇宙到底是什么东西我给大家说说(圈子分析文)

从二十九年前的科幻小说《雪崩》到2018年的电影《头号玩家》,元宇宙只是科幻作品中的理想世界。虽然这些年关于平行世界、虚拟人、云游戏、数字孪生、全真互联网的讨论并不少,但系统性地成为一个风口,还是在今年。

今年年初,世界上最大的多人在线创作沙盒游戏平台Roblox携“元宇宙”概念在纽交所上市,首日市值就突破 400 亿美元,相较去年约 40 亿美元的估值飙升了10 倍;这个月,字节跳动收购Pico更是把“元宇宙”的热度推向高潮。

由于天然就具有虚拟场域和玩家的虚拟化身,游戏是元宇宙最有可能的起步领域。这引发了A股市场的“元宇宙概念股”的异动拉升,也被认为是给了当前遭遇政策问题的游戏行业一个台阶下。但细究那些大涨的公司,他们的“元宇宙”到底布局了多少?答案却是不堪卒读。

另一个受益于“元宇宙”的赛道是VR/AR——这一曾在2014、2015年被吹上天之后又急速坠落的赛道,在今年异常活跃。除了字节收购Pico,今年NOLO VR完成2000万美元B轮融资;专注VR领域的爱奇艺智能完成B轮数亿元融资;VR技术服务商STEPVR获近亿元融资;飞蝶VR科技完成千万级融资……

这与两年前VR赛道几乎无人问津的情况形成了巨大反差,似乎全然忘记了几年前VR的技术不成熟、消费者体验差、应用生态不完善,索尼、HTC、Oculus是如何令科技迷们失望,乐视VR、暴风魔镜又是如何折戟沉沙的。细究今年这波VR,他们相比过去的技术又进步了多少?

就像一场事先张扬的泡沫盛宴,赴宴者心照不宣,元宇宙究竟能不能实现这并不重要,重要的是现在有故事可讲。

抓住这个故事的首先是A股的游戏公司们。中青宝、宝通科技、万兴科技、佳创视讯、超图软件、数码视讯、当虹科技、歌尔股份、昆仑万维、世纪华通、三七互娱、完美世界等公司均被列入了“元宇宙概念股”。

9月6日,首支A股上市游戏公司“中青宝”在其公众号上发文表示:“中青宝致力打造一款能映射玩家内心世界到元宇宙的模拟经营类游戏,将虚拟世界的体验感做的更真实,在这种发展大趋势和实现元宇宙所需技术完备的前提下,《酿酒大师》有了强势入局元宇宙游戏之势。”

《酿酒大师》中,角色穿越到100年前,利用超前认知,化身酒厂管理者,指点企业酿出举世无双的美酒。而玩家还可以在现实中拿到与中青宝合作的酒厂按玩家设想调配出来的线日,中青宝连续两日涨停,累计涨幅超过40%。而在9月10日,中青宝收盘报14.81元,涨幅9.7%。

深交所还要求汤姆猫说明公司是否存在利用互动易回复蹭热点、炒概念,配合股东减持的情形。

但这丝毫不影响市场的热情,截至9月10日,汤姆猫的股价已经连续5个交易日收盘上涨,总市值从111.1亿元增长至149.07亿元,累计增长约37.97亿元,累计涨幅约为34.18%。

9月10日晚间,汤姆猫回复深交所关注函,元宇宙是一个非常宏大而遥远的愿景,公司当前的游戏产品与理论上的元宇宙存在很大差距,具体表现在沉浸感、多端入口切换、经济系统、可触达性、可延展性等方面。公司目前上述的产品迭代及新产品的探索尚处于早期阶段,项目实施进度、是否能达到公司预计的效果、是否满足未来市场的需求,均存在很大的不确定性。

他们没有元宇宙相关业务,却被股民们硬生生地和元宇宙拉上了关系,或者说被期待着业务能与元宇宙沾上边。

“请问董秘,元宇宙概念受到热捧,好多投资者都是云里雾里,不知道是个什么概念,公司这边能不能帮忙解释一下,然后此概念对公司有什么利好和机会”——投资者在互动平台向银信科技提问。

主营游乐设备制造的金马游乐也遭遇了类似的投资者提问——“请问公司有无元宇宙方向的产品,谢谢!”“请问公司有没有虚拟现实游戏游乐娱乐业务,后续有没有计划开展元宇宙相等虚拟现实娱乐关项目?”

“您好!公司关注到近期媒体多次提及元宇宙概念,这是一个相当庞大的概念,目前公司对该概念认识较为有限,尚需加强研究和了解。”

VR/AI/云游戏/区块链等基础设施技术的发展才是元宇宙真正的动力。沉寂了好几年的VR也因此有了契机“借尸还魂”。

据安信证券统计,2020 年全球 VR/AR 投融资规模达到 244 亿元,投融资并购发生 220 起,规模与数量均实现连续三年上涨。

最明显的就是出现了《Beat Saber》、《半条命:艾利克斯》等几款现象级的VR游戏,带动内容创作出现了赚钱效应。据Facebook Reality Labs副总裁Andrew Boz Bosworth透露,Quest平台上已经有超60款游戏收入超过100万美元。其中,《Beat Saber》销量超200万份,营收超6000万美元;《行尸走肉:圣徒与罪人》上线万美元。

国内方面,最具代表性的是南京穴居人工作室开发的《Contractors》,上线后很快在Oculus和Steam双平台销量突破5万份。随后《Contractors》在去年底登陆Quest平台,上线万美元。据工作室创始人丁伟瀚介绍,该游戏在全平台的收入已超过300万美元。这虽然无法与国内相比动辄上亿元营收的手游相比,但对于现阶段的VR内容创作团队来说,已经是一笔不小的收入。

另一个大的变化,是Oculus Quest 2的发布,开始真正撬动消费端VR崛起,依据就是VR头显销量的大幅增长——虽然Facebook并未发布相关的统计数据,但其旗下Reality Labs高管曾表示,Quest 2短短几个月的销量已超过了所有前辈,而且是所有前辈的总和。有媒体猜测,Quest 2的总销量已经接近400万。

“如果说手机与移动互联网相辅相成,那么元宇宙与 VR 设备就是天生一对。”刚发布了旗舰 VR 机型的爱奇艺智能CEO熊文在接受36Kr采访时表示:“过去几个月关于元宇宙的讨论特别多,不同的人有不同的看法,但在所有的不同理解当中,大家还是有一个基本共识,元宇宙是和今天的移动互联网同等量级的……VR是一个技术,VR加上元宇宙是一个业务。从估值的角度,你对一个技术估值,和对一个有了应用场景的技术来估值,逻辑是不一样的。”

MetaApp CEO胡森也有类似的看法,他认为:“现在Metaverse太热了,是好事也是坏事,好的是会有更多的人和钱进来,竖起自己的旗帜,加强赛道生命力,就像十年前的移动互联网;不好的是热的过早,会有点揠苗助长,如果泡沫越来越大,从客观来讲,你就必须要做更多泡沫的事情,这是一个双输的局面。”

换言之,这是一个非常烧钱的赛道——Evercore ISI 投资公司估计,2021年Facebook虚拟现实业务的亏损将在54-64亿美元之间。市场的热情能否坚持到VR真的拨云见日的那一天?

可以肯定的是,元宇宙的技术绝非只靠VR。设备和产品解决非碎片化命题,AI助力内容创作,区块链助力资产沉淀,甚至需要脑机接口。“元宇宙公司”需要在底层引擎上有很强能力,这也是目前最具有挑战的地方,把“新世界”塑造得足够橡皮泥化,操作方式更加友好,但不是纯粹傻瓜式的把虚拟世界创建成一个“真实”的世界。

“其实目前来说Metaverse还太早,但好的是Metaverse不会像之前AR、VR市场一样那么早期。目前市场上产品离这个概念都还很远,商业化程度较低,内容还没有丰富到让你沉浸其中不能自拔的地步。”创世伙伴资本创始主管合伙人周炜表示:“所以,谁能先组建一套足够支撑未来很多年发展的底层技术,再通过运营把用户留住,让用户即能沉浸其中,又能持续创建内容,谁先做到谁先成功,而从现在开始选择介入,将对塑造这个环境会起到重要作用。”

而真正的元宇宙或许早已与“草根创业者”无关。Facebook、微软、英伟达、Unity 、腾讯、字节跳动……这是一个比移动互联网更为宏大的游戏,自然需要更为庞大的力量来调动各个环节的组织,当然也需要更长的时间与耐心。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