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足群殴8人遭禁赛 玫瑰像男足一样堕落(图)

引子球场暴力、球队内讧、球霸横行……这些“足坛丑陋现象”长期以来一直被认为是中国男子足球的专利,没有人会把温文尔雅的女足队员联系起来。但是这一幕确实发生了。在上周四进行的一场全国女足青年联赛中,北京女足与河南女足上演了集体斗殴。尽管中国足协昨天作出了8人禁赛的严厉处罚,但这样的罚单似乎也意味着,已经越发“男足化”的中国女足也开始堕落。

经过多方证实,记者了解到事发当时的真实情景。斗殴事件的起因缘于北京队在比赛第37分钟的一次犯规。裁判吹停比赛后,北京女足31号球员迟梦洁突然挥拳打向河南女足的12号球员李柯,两人随即厮打在一起。

很快,双方主力、替补近40名球员冲到事发地点,部分球员开始用矿泉水瓶、球鞋、护腿板等器具相互攻击。直到比赛监督和双方教练组教练冲进场内,混乱的场面才得到控制。由于参与群殴的人数众多,裁判只能双方各打50大板,将肇事的河南队12号和北京队的31号队员罚下场,比赛才得以继续进行。最终北京队以2:0击败河南队。

事发时,足协方面只有女子部技术官员郑超勇在现场指导工作。此前,有媒体报道副主席杨一民也在现场,而且“气得脸色铁青”,但事实是,作为奥组委奥运赛区的协调员的杨一民当时身在北京。不过,在第一时间得知此事后,他迅速与女子部主任张健强取得联系,并要求后者前往调查。

昨日,足协做出最终处罚,其中北京队迟梦洁、夏婷婷、丁新,河南队李柯、曾庆庆被禁赛一年;北京队庞博、岳博乐;河南队张喆禁赛半年。同时,足协对北京女足队干部李丙龙、主教练刘英,河南女足领队葛惠贤、教练秦建利提出全国通报批评。据了解,这也是中国足协向中国女足给出的最重的罚单。

曾几何时,中国女足健康向上的正面形象一直为中国球迷津津乐道,然而,现在的中国女足却正在像男足靠拢,不仅在足坛的地位上江河日下,球员技术越来越粗糙,就连球场暴力也开始出现。如今,世界女足的发展趋势是逐步男性化,中国女足也是如此,只不过,她们所模仿的对象是中国男足。

1991年,首届女足世界杯在中国广州举行,虽然主场作战的中国女足最终仅获得第5名,但那一批女足队员在比赛中所表现出的技术能力却是世界一流的。事实上,虽然美国女足在成绩上一直压制中国女足,但至少数年内,中国女足在球员的个人技术方面要远远领先于她们。而孙雯、刘爱玲等那批队员中的佼佼者,在国际范围内都算得上一流球员。

随着时间的推移,中国女足的整体实力明显下降,其中最突出的表现为球员个人技术的落后。现在,中国女足在对阵欧美球队时毫无优势可言。本就瘦弱的身体再加上并不扎实的基本功,令女足队员在场上根本无法与美国、德国、巴西等欧美球队相抗衡。即使在亚洲,中国女足的技术也被朝鲜、韩国和日本等队拉下。

即使在世界范围内,球场暴力都很少会与女足拉上关系。过去,一提到球场暴力,大家首先都会想到男足。但日前发生的女足群殴事件,让中国女足走在了世界的前面。

实际上,除了这次北京队与河南队比赛时的群殴被媒体暴露在阳光下外,还有很多女足球员在比赛场和训练场上的冲突没有被披露。据了解,在女足比赛以及日常训练中,球员之间发生肢体冲突正在逐渐频繁。

没有一个团队的成员之间会没有矛盾,但对于一支球队来说,球队不和所带来的影响要远大于其他形式。在现在的中国女足以及各个地方队中,球员被各种利益分割成多个不同的小团体。不同小团体的球员之间在平时基本没有交流,矛盾颇深。

在这方面,国家队显得尤为严重。在同一块球场上踢球的11个人,彼此之间却有着错综复杂的关系,很难融合成一个整体。

不要以为只有男足里有球霸,女足里面同样存在。在马良行带队的年代,中国女足中就曾出现过球霸。很多球员无论是在国家队还是在地方队,都是公认的球霸。

虽然女足球员在收入上与男足相距甚远,但男足队员身上的很多不良好习气却开始在她们身上出现。例如,有的队员会在比赛前夜出去泡吧,直到深夜才喝得醉醺醺地回到宿舍。一旦教练加以管束,这些球霸就会纠集起队中的势力抵制教练,给教练形成压力;例如,有些老资格的队员会在训练中公然与教练对着干,并在日常生活中以大牌自居,不服从球队的管理;还有,越来越多的队员开始沾染上抽烟的习惯。而在法国主帅伊利莎白下课事件上,不少“球霸”也扮演了始作俑者的角色。难怪一位足坛名宿哀叹:“现在女足也跟男足一个样了”。

2004年雅典奥运会上,当中国女足出人意料地以0比8输给德国之后,“假球”质疑之声层出不穷。当时正是中国男足“赌假黑”最为泛滥的时候,而女足的表现,很难说没有受到男同胞的影响。而媒体和舆论对球星的包装,事实也证明在除了些许提高中国女足关注度之外,更多的只是造就了像马晓旭这样绝对“男足化”的伪大牌。

对于这起女足斗殴事件,一位足协官员昨日称,上周的打架事件已经严重损害了女足的形象,所以要从重处理。他表示:“这次冲突让女足在人们心目中的形象严重损害,女足形象一直不错,我们更要珍惜。”

此外,女子部主任张健强还说:“这是女足联赛出现的首例重大违纪事件,我们要本着严肃、严厉和严格的出发点,从重处罚相关队员,加大整顿女足的赛场。”

在足协公布了对北京队的处罚结果后,记者昨日电话采访了北京女青主教练刘英。对于处罚话题,刘英选择了回避,她只是指责某些媒体的报道不实。

目前,刘英因管理球队不力已被所属的先农坛体育运动学校“召”回北京问责。对于斗殴本身,刘英说:“这次冲突足协已经做出了处罚,我不好发表言论,也不能说。”

在知道中国足协的处罚后,河南青年队主教练、中国女足老队长范运杰表示,要对球队加强管理。

据范运杰介绍,事发时,她没有直接指挥比赛,而是作为河南省足协官员在主席台观看比赛。对于斗殴本身,范运杰表示自己没有什么别的可说,只能在之后加强球队的管理。

在女足爆发群殴事件之后,日本常驻中国的体育记者朝仓浩之也对此事进行了评论。他在文章开头第一句话就是,中国足坛又发生了并不稀奇的暴力事件。“中国女足青年队的群殴已经造成了中国足坛心气浮躁、职业操守缺失的严重现实。”

文章中还批评:“北京女足与河南女足共计40余人大打出手,她们已经没有了女性最起码的矜持,作为女队员竟然顾不上太多,相互撕扯在一起的场景的确令人难以置信。这可能是迄今为止在中国足坛发生的最大规模的群殴事件,即便在亚洲范围内也十分罕见。”“中国的足球人要在这种环境下完成重建吗?”朝仓浩之最后提出了这样的疑问。 (杆子)

Author: admin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