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林匹克教育及在我国的实践

奥林匹克教育具有重要地位。《奥林匹克宪章》规定:“奥林匹克运动的宗旨是,通过开展没有任何形式的歧视并按照奥林匹克精神——以相互理解、友谊、团结和公平比赛精神的体育活动来教育青年,从而为建立一个和平而更美好的世界作出贡献。”由此可见,按照奥林匹克精神开展的体育活动,目的是教育青年,从而推动人类文明进步。

现代奥林匹克之父顾拜旦从创建奥林匹克运动起,就坚决反对把这一运动看成是纯粹的体育竞技运动。他明确指出:“体育具有高度的教育价值,是人类追求完美的最重要的因素之一。”他提出的奥林匹克主义最实质的内容就是体育与文化教育的结合。1927年他在《致各国青少年运动员书》中说:“奥林匹克主义能建立一所培养情操高尚与心灵纯洁的学校,也是发展体育耐力和力量的学校,但这必须在进行强化身体练习的同时不断加强荣誉观念和运动员大公无私精神的条件下才能做到。未来属于你们青年。”可以说,他认为奥林匹克主义的基本功能是教育,实践奥林匹克主义离不开教育,恢复奥运会的主要目的就是通过体育活动来教育广大青年。

曾任国际奥委会主席的萨马兰奇在为我国出版《奥林匹克运动》教材作序时写了一段非常精辟的话:“离开了教育,奥林匹克主义就不可能达到其崇高的目标。”这既是他对奥林匹克主义的深刻理解,也是他多年为现代奥运努力奋斗的经验总结。萨马兰奇还说过:“顾拜旦和现代奥林匹克运动的创始者们坚信,按照一定原则组织起来的体育运动可以提供给青年人以至整个人类的,不仅是身体方面的益处,而且是精妙的文化的特别是道德方面的品质。”

奥林匹克是一门科学,是以古代和现代奥林匹克运动以及奥林匹克文化为研究对象的一门综合性科学。它涉及诸多社会科学领域,如历史学、教育学、体育学、法学和美学等等。奥林匹克学是奥林匹克教育的基础,奥林匹克教育又必然推动奥林匹克学的发展,并逐步使之规范化、系统化和理论化。

奥林匹克教育的发展与时代发展息息相关,而且不同的历史时期为奥林匹克教育提供着不同的教育资源。前期的奥林匹克教育主要是以奥运会的形式将世界青年汇聚在一起交流互鉴,举办城市一般都利用召开奥运会的良机对大众开展奥林匹克教育。自20世纪70年代开始,奥林匹克教育逐步发展成主要面向青少年,以体育运动为载体,向青少年传播奥林匹克精神和文化的一种社会教育活动。与此同时,奥林匹克教育向多元化发展。对奥林匹克运动来说,强调普遍性并不意味着划一标准的现代化或是文化上的单一化,更不是欧洲化或西方化。奥林匹克教育应该是更加多元文化的和文化之间的。由此思想主导的奥林匹克教育,促进了东西方文化的联系与融合。

奥林匹克运动的价值追求在不断发展与完善,影响着人类的共同价值取向。国际奥委会也明确要求主办城市结合实际情况,广泛持续开展奥林匹克教育活动。2006年,国际奥委会首次发布奥林匹克价值观教育项目。该计划通过国际奥委会和国际残奥委会组织研发的《奥林匹克价值观教育》和《残奥价值观教育》通用教育材料,面向全世界青少年介绍奥林匹克的知识和价值,以支持各个国家(地区)组织开展奥林匹克教育教学。全球已有超过110个国家(地区)的2500余万名青少年参与并体验了该项目,并取得良好效果。

奥林匹克价值观随着实践不断发展丰富。国际奥委会前主席罗格用三个词对奥林匹克价值体系进行了概括:卓越(excellence)、友谊(friendship)、尊重(respect)。国际奥委会2014年通过《奥林匹克2020议程》,其中指出进一步加强体育与文化的融合,加强奥林匹克价值观教育。国际奥委会主席托马斯·巴赫在讲话中指出奥林匹克价值观包括卓越(excellence)、尊重(respect)、友谊(friendship)、平等对话(dialogue)、多元文化(diversity)、没有歧视(non-discrimination)、宽容(tolerance)、公平竞赛(fair-play)、团结(solidarity)、发展(development)、和平(peace)等。他强调奥林匹克价值的传播,不是通过传统的学校课程模式,而是通过运动员的鲜活的榜样示范,引领青少年认同奥林匹克价值观,从而影响整个社会。

国际奥委会2017年12月发布《遗产战略方针:勇往直前》,在对“每个遗产范畴的具体解读和示例”之中,提到“将奥运价值和体育作为教育的工具”。奥林匹克教育是奥运遗产的重要内容,需要适应形势发展做长远的战略规划。

现代奥林匹克运动发源于西方,现代奥林匹克运动会也大都在西方国家举办,西方青年人参与体育文化的机会多,对奥林匹克运动大都耳熟能详。我国近代以来历史发展曲折,参加现代奥林匹克运动的时间较晚。在改革开放前的20余年,我国和国际奥委会基本处于隔离或磨合状态。1979年以来,由于我国参加奥运会及进行申办奥运工作,才逐步开始奥运的传播工作。因此,我国的奥林匹克教育任务繁重。但经我们的努力,奥林匹克教育成果卓著。正如北京奥运城市发展促进会副会长蒋效愚所说:“从2008年北京夏奥会在4亿青少年中广泛开展奥林匹克教育活动,到2022年北京冬奥会实现‘带动三亿人参与冰雪运动’的宏伟目标,中国北京在14亿人口中弘扬奥林匹克精神,普及奥林匹克知识、推广奥林匹克运动,让奥林匹克运动在世界人口最多的国家得到传播、生根开花,创造了奥林匹克历史上最大规模的奥林匹克教育活动,开创了一届奥运会普及奥林匹克运动人数最多、规模最大、时间最久、效果最好的史无前例的奇迹。”(蒋效愚:《从“双奥之城”看中国对奥运的五大贡献》,《奥运之家》2022年5月7日)

按照国际奥委会要求,结合主办城市实际情况和新形势变化,我国广泛持续开展的奥林匹克教育活动,其主要内容特点体现在以下诸方面:

1.精心组织策划。注重发挥集中力量办大事的社会主义制度优势,即由政府主导,集中力量整合社会资源,通过制定计划和政策、统筹协调、督促检查、总结交流等方式,形成举国上下、同心协力办奥运,支持、助力、奉献冬奥的良好局面,推动奥林匹克教育活动有序有效地进行。

2.普及奥运知识。奥林匹克教育主要面向全国4亿青少年,重点是2.3亿中小学生。为扩大奥林匹克的感染力与影响力,相关主管部门和中小学校采取了多种措施,投入了大量人力物力,实现了奥林匹克历史上最大规模的奥林匹克教育覆盖面。

3.纳入教学体系。奥林匹克教育与学校素质教育有着促进学生和谐发展的共同目标,因而我国教育主管部门和中小学校在开展奥林匹克教育过程中,特别注重与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教育相融合,与学校德育工作相结合,与学校体育改革相适应,将奥林匹克教育作为学校育人的重要内容,由此促进奥林匹克教育真正进入学校课程。

4.运用典范引路。教育主管部门决定遴选部分学校作为奥林匹克教育示范基地、先进典型,通过示范学校和特色学校建设,从课堂教学、体育课和课外活动等多方面推动中小学生奥林匹克知识和精神传播。

5.丰富教育实践。为进一步提高广大中小学生参与奥运的热情,结合教学活动广泛开展多种形式的实践活动。在校中小学生普遍参与有关“双奥”的吉祥物、火炬、口号等征集活动及火炬传递、倒计时等重要节点文化活动,在实践中增长才干。

6.加强研究交流。奥林匹克教育需要科研支撑与人才储备。“双奥”期间一些高校成立奥运教育研究机构,主要进行奥林匹克人才的定期培训、社会服务等活动。国际奥委会支持协调举办城市开展国际奥林匹克教育论坛及教育活动。

尽管我国开展的奥林匹克教育起步较晚,还需不断提高奥林匹克教育质量,但由于我国的奥林匹克教育政策措施得力,逐步形成了具有中国特色的奥林匹克教育模式,为奥林匹克教育的传承发展提供了中国方案。奥林匹克犹如一颗金色的种子,已在我国4亿青少年心田播撒,我们有理由相信,与奥林匹克结缘的孩子,他们有着更灿烂、更丰富、更充实的未来。

(作者系北京联合大学应用文理学院原党委书记、奥林匹克文化研究中心原主任)

Author: admin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